局办公平台公司邮箱网络学院中建网群

文化生活

我的木匠父亲
发布日期:2018-06-17

 我的父亲是位木匠,我都这么骄傲地介绍我的父亲,因为是我的父亲改变了我对建筑行业的看法,并且在不对口专业的情况下来到工地上班,每次看到路过项目部门口的农民工的时候我都会想到我的父亲。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每天都能听见妈妈在抱怨,抱怨家里的工具太多,房子太小没地方放,可父亲都说,这些工具是他的衣食父母,没有它们家里连饭都别想吃了,这样一说,母亲就什么话都没说了.三角板、卷尺、弹线墨盒、切割机、钻孔枪。到现在,我都对这些工具的名字我都倒背如流。印象里,父亲做过很多东西,家里的桌子、凳子、门,这些都是父亲亲手做的。小时候的我都感觉很神奇,一快快不成形的木头在父亲的手上都能变成一个个能用很久很久的家具。但是我也很讨厌这样的父亲,因为他每天都在家里干活,他的木刨子刨的木屑满房子飞,地很脏,我每天有扫不完的地,父亲的衣服很脏,母亲和姐姐每次洗衣服都会抱怨。
       但是不是我作为女儿的吹捧,更是亲朋好友的一致认可,父亲的木匠手艺是极好的,好到他可以做家具,可以做装修,可以做建筑工地的模版模型。可是父亲最钟爱的还是做建筑工地的模版模型。村里面只要有新房子要做的,基本都会叫上父亲去干活。但是不知是木工要求精细还是我的父亲性子慢,我们都觉得他干活特别慢,每天好像都在忙,每天也都很晚才回家,然而父亲却说,“干建筑工地这方面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质量方面那是必须层层把关的,每一根钉钉在哪一个地方都是必须要确定好才能下锤子的,每一块木板的切割都是要测量准了才能动手的,哪怕是慢点耽误点自己的时间也不能把人家的房子给乱糊弄呀,这可是人家一家人的安全问题呀”,父亲的这几句话我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忘不掉了,这估计就是父亲在干活时秉承了一辈子的宗旨。时代变化的很快了,以前必须手工干的现在都基本上可以用机器代替了,但是父亲还是用那么老工具,用木刨子一片一片的把木头刨光滑,用墨盒一个一个的把线弹标准。这应该就是父亲作为一个老木匠的信仰。
       现在每当我回家的时候都会去父亲工作的地方看他干活,父亲干活越来越慢了,因为他老了,眼睛也不行了,测量划线的时候眼睛盯着都出眼泪了,但是父亲的木刨子还像往常一样有规律的移动着,掉落的木屑随着阳光肆意飞舞,紧接着又在下一秒消失不见,我竞觉得美呆了,我的鼻尖还感觉到了木屑的特殊香味。(许紫燕)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