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办公平台公司邮箱网络学院中建网群

文化生活


发布日期:2018-06-20

 路两旁的灌木,不停地向后退,家越来越远,车上难得安静,看向窗外的灌木,我想起了那些记忆里的素年锦时。
       我年少,你未老。
       家坐落在华东安庆一个不大不小的乡村,素有“万里长江此封喉,吴楚分疆第一州”的美称。春天有漫山的桃花似绯红的云霞落上山坡,还有白墙红瓦间放肆开着的油菜花,春雨密密斜斜织过,洗尽来往尘埃,草愈发绿了。每每这时,母亲便喜欢带上小小的我一起去寻找野菜,虽然我认不清,只会拔了野草,但母亲从不生气,只轻轻拍我的头,然后笑笑不说话。母亲总是这样,这样温柔。她待人也是这样,她从不和人生气,有时我问她,为什么不生气?她说,人活一辈子,不能总和别人置气,只要自己活的无愧于心,那么,流言蜚语便也就慢慢淡了。况且人人都有一颗向善的心,你对人和善,别人也总是对你和善。
       小小的我半知半解。不懂母亲话里的深意。但却喜欢母亲在家时,家里来来往往的人很热闹,也喜欢母亲困难时总有人帮助。母亲就这样影响了我,现在想来。那些,童年里的美好往事,有一半都源自母亲的和善。
       父亲是一名司机,最忙的,莫过于门前那棵香橼树开花的时节。农村讲究,总喜欢在这个时节盖房子。自然,父亲的这个时间段都要往来于砖厂与主户的家里。时常,我喜欢一边听着田间青蛙的歌唱,一边数着天上的繁星,一边想它会不会落下来?微风轻轻夹杂香橼花香味,钻入我鼻间,母亲的蒲扇一摇一摇的,轻轻摇出一曲晚安的小令,轻轻地唤我回家睡觉。夜晚,有时便会梦见父亲轻轻地替我掖被角,那么真实,当我眼睛睁开,空气中仿佛带有父亲的味道,却什么也没有,只有星星,在窗棂外面的眨着眼睛。
       偶尔我也会等到父亲回家。父亲便问我,夜晚的风这么凉,不怕着凉吗?我颇带些骄傲地回答他,不是您说过我们一定要坚强,这点风算什么呢?你每天那么晚回来,不也一样没着凉吗。父亲便笑,我便跟着笑。
       后来离家求学,没机会和母亲摘野菜,也没机会等父亲回家,可是那些年华里漫过的美好,却一直给予我在异路行走的力量。
车离家越来越远,可是心一直很近。
       今年回家,一定要再和母亲摘一次野菜,再次等父亲回家。(张可)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